主页 > 德云社 >

《等着我》:“寻人”的情感维度正在扩大|等着我|张春蔚|寻人

/2019-02-22 16:24

  在大型寻亲节目《等着我》第四季中,有一个故事感染了很多观众。求助者郑娇,帮助继母胡翠菲寻找其阔别22年的亲生女儿。

  22年前,由于无法继续忍受丈夫的家暴,胡翠菲失手给喝醉酒的丈夫致命一击,被判无期徒刑,忍痛告别年幼的女儿萍儿。在监狱表现良好的胡翠菲,先后获得5次减刑的机会。等她重获自由时,也失去了萍儿的音讯。

  后来胡翠菲重组家庭,成为郑娇和其妹妹的继母。当郑娇知道胡翠菲之前那段心酸往事后,决定帮忙寻找继母的亲生女儿。她向《等着我》平台求助,节目组的爱心寻人团成功找到萍儿,带来了她的近照和录音。萍儿还没准备好与亲生母亲见面,但她会努力,相信久别重逢的那一天终将到来。

  《等着我》是中央电视台2014年推出的节目,既是一档节目,又是一次全民公益寻人活动。旨在团聚各方力量,如国家部委、公益明星、志愿者和广大热心公益的观众,帮助大家找到希望重逢的任何人。自第一季开播以来,《等着我》帮助1100多个家庭、1万余人找到了失散的亲人。

  前三季的《等着我》主持人倪萍,因个人原因退出节目,第四季接任她的是资深媒体人、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张春蔚。

  张春蔚接受本报采访时介绍,《等着我》节目组和志愿者团队的寻人工作,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是寻人信息的数据库对比,“比如说你记得家里有一片竹林,他这边找的人说我记得家里确实有竹林,或者都记得家乡冬天下雪,好多东西是有信息比对的”;第二是DNA基因数据比对,证明唯一性;第三是在“疑似”的情况下再进行深入比对。

  回顾令自己难忘的时刻,张春蔚说:“有些讲述人讲得并不精彩,但是等节目录完的时候,你突然意识到这个人受伤很深,或者说这个故事是因为讲述的问题没有在节目中做得更好。”她对这类情况印象更深刻,因为“他们来一趟不容易,他这一辈子可能只有这一次机会”。张春蔚进而会思考在舞台上“如何把别人的东西放大,做到最好”。

  张春蔚坦言,这档节目不好做,因为没有台本,没有梗概,需要按照现场情况随时调节,协助讲述人把自己的故事呈现出来。“现场的采访有些要做3个小时,一般也要做一个半到两个小时,但播出的节目只有20多分钟。”最终观众看似流畅的节目呈现,背后是现场每个人艰辛而复杂的努力。“现场难控制的地方是讲述人说不清楚了,你要想办法让他情绪恢复正常,重新理顺了往下讲”。

  虽然做《等着我》这档节目极具挑战性,但是媒体从业20余年的专业积累和理性的性格,让张春蔚具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和风格,其中之一便是对嘉宾现场状态形成准确判断。“你会知道这个人的表达是真的还是假的,是演的还是装的,是否过于夸张。”例如有的讲述人会一直讲自己这一生没有遇到任何对他好的人,张春蔚就会“犀利”指出他缺乏感恩之心。她觉得,人们有时候会强化自己的苦难,还会弱化一些东西,当这一特性发生在《等着我》讲述环节,则非常需要主持人能够进行清醒、冷静的判断。

  “做这个节目一定是基于对于情感有不一样的理解,你才能够在现场去理解别人。如果你还是一个有困惑的人,那么在这个现场你可能会被带出的困惑更多。”

  在《等着我》节目中,观众既看到命运赋予一个平凡家庭的悲欢离合,也看到了散发着历史气息的大国叙事。

  如今78岁的张积华,是我国第一代航天人,同时也是下达东方红一号卫星发射“点火”口令的人。他希望通过《等着我》,寻找当年卫星发射时给他们拍摄纪录片的导演,并盼望能给参与发射东方红一号的老航天人重新拍摄一段视频,再现“点火”一幕。

  遗憾的是,张积华要找的导演应迪已经离世,但当年记录卫星发射的珍贵影像资料都保存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电视台。在《等着我》现场,这部纪录片解密后首次公开播放,张积华与老战友们一起观看了视频,回顾航天人的青春岁月。

  张春蔚表示,起源于公益寻人的《等着我》,在这一季呈现出“从爱家到爱国,跨越更多层级”的特点,例如“四十四载中非坦赞铁路情”“研究生支教团20年”“为52位埋葬大洋彼岸的中国飞行员寻家”等故事。“寻人”的情感维度和话题范围正在扩大,除了单个家庭的情感诉求,亦有家国情怀、民族情结的流露,展现宏大的时空背景。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沈杰群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8月21日 08 版

《等着我》:“寻人”的情感维度正在扩大|等着我|张春蔚|寻人